中金所旗下的50ETF期权交易平台
在线注册
软件下载
上证50ETF期权平台

一手引爆山西“金融地震”的神秘富豪!?

2020年10月15日,证监会对远遁海外的田文军,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。

田文军因为坐庄仁东控股,非法操纵股价,罚款200万元;未按规定披露信息,罚款30万元;违反证券法,在限制期内买卖ST北讯,罚款50万元。

三罪并罚,合计罚款280万元。

在证监会整个案件的调查过程中,田文军均未出面,也无法取得联系。其实,在此之前,田文军强势入股银行,把银行当提款机,造成了大量银行呆坏账;以一己之力,控制和参股了三家上市公司,并迅速拉抬股价,坐庄疯狂收割韭菜。然而,纸包不住火。大量的资金黑洞无法掩盖,田文军一手引爆了山西金融圈地震; 最终畏罪潜逃,隐居海外,不知所踪。

田文军给山西银行业带来大量窟窿,让股市留下一地鸡毛,这个神秘富豪,到底是用什么套路,搅动金融圈和资本市场的?

1973年9月4日,田文军在晋中市的一个大学老师家庭出生。

由于田文军过于低调,他有长达多年的履历缺失,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。

1998年8月,榆次拍卖市场正式成立,是晋中榆次区人民政府唯一指定的公物拍卖机构。

后来,这家公司被田文军改名为山西栋盛拍卖有限公司,成为了田文军“德御系”最早的公司。与此同时,比田文军大两岁的山西商人张俊德,在2004年4月成立了晋中德御农贸有限公司。

还有一个叫任永青的80后青年才俊,从太原铁路局离职,成立了晋中永成粮油贸易有限公司和晋中市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,23岁就成了董事长。

任永青2006年,田文军经过市场调查之后,发现农副产中蕴藏着商机。于是,他成立了中海博投资(北京)有限公司,以做农业相关方面的投资。

同一年,田文军还成立了山西栋盛融资担保有限公司,专门从事民间借贷业务。

三个男人,不谋而合,同一时期,一致看好山西的农贸行业,冥冥中注定要发生一些故事。

2009年,因缘际会,三个男人开始化学反应。田文军将中海博投资(北京)有限公司,正式更名为德天御生态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。

2010年,张俊德将名下的晋中德御农贸有限公司,任永青他名下的两家粮油贸易公司,打包注入到了田文军的德天御。

“德御系”正式成型,这三个男人,即将在美国和中国的资本市场,掀起一翻腥风血雨。

第一个上场的,当然是德天御生态科技的董事长田文军,他将德御农业作为德天御生态科技的上市主体,送上美国纳斯达克的场外交易市场(OTCBB)。

与此同时,田文军成立了晋中龙跃和君大乾元,通过VIE(协议控制)架构,成为了德御农业控制的公司。

此外,田文军还成立了德御坊,由晋中龙跃和君大乾元100%控股。

经过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,田文军即对外宣称,他们创造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,可以打通农副产品的采购、加工和销售。

虽然市面上他们的产品并不出名,但一通吹嘘和包装,孙正义的软银资本,投资了2500万美元。

当年,田文军整合德御农业,打包到美国上市,融资发展实业的做法,得到了榆次区领导的点名表扬。

2015年,在境外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田文军,又将栋盛担保公司打包成稳盛金融。10月,稳盛金融登陆美国纳斯达克,田文军以王宏为代言人控制这家公司,成为了德御系在美国上市的第二家公司。

稳盛金融登陆纳斯达克时,股价仅有9.4美元,第二年就暴涨了14倍,成为了最牛的中概股;2017年3月,稳盛金融达到了美股474美元的天价。

除了将一些质地一般的公司,包装到美国上市,割洋韭菜外。田文军还谋求将德御坊送上香港主板,但由于计划受阻,只能退而求其次。

2015年12月,德御坊登陆新三板,挂牌交易。

田文军的这些资本手腕,还只是其精彩大戏前的餐前小菜,上市融资后的“德御系”,即将在A股市场上兴风作浪。

2014年12月,田文军利用其控制的马甲龙跃投资,豪掷8.8亿元,当时股价50%的代价,从齐星集团手中接手了齐星铁塔21.97%的股权,成为了第一大股东。

齐星铁塔是2010年上市的公司,主要做通讯铁塔业务,上市之后则出现业绩变脸,业绩出现了亏损。

以8.8亿元的巨资,去接盘一家亏损的公司,田文军并不傻。

他有着更大的野心,拿到齐星铁塔的控制权之后,2015年7月2日,齐星铁塔发布了定向增发公告,以6.16元每股的价格,非公开发行10.23亿股,募集资金63亿元,用以收购北讯电信100%的股份。

当时A股正处于股灾崩盘的初期,但齐星铁塔却逆势暴涨,连拉8个涨停板,股价从6元一路上涨到34元。

仅此一战,田文军浮盈超过40亿元。此后,齐星铁塔更名为北讯集团。

第二个出场的,则是青年才俊任永青,他是山西盛农投资的法人代表及最大股东。

2015年12月,山西盛农以11.7亿元的价格,从广东顾地手中,接手了顾地科技27.78%的股份。

这次收购,山西盛农同样给出了50%的溢价,代价是获得实际控制人的资格。

任永青成为了上市公司顾地科技的实控人,2016年5月,顾地科技就宣告停牌,与越野一族成立公司,进军体育产业。

一家做钢管的公司,突然转型搞体育产业,瞬间就吸引了注意,股价也一飞冲天,从每股7元,上涨到26元。

拿下顾地科技,“德御系”在A股市场再下一城。

第三个出场的,是田文军的发妻——郝江波,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
2016年1月20日,郝江波的天津和柚技术,以接近33亿元的价格,接手了戚建萍持有的宏磊股份55.28%的股份。

宏磊股份是一定劣迹斑斑的公司,2011年上市就业绩变脸,连年亏损将近5亿元。

郝江波入主宏磊股份后,就剥离了其原有的铜材业务,以14亿元的资金,收购从事第三方支付业务的广东合利金融90%的股份。

随后,宏磊股份更名为民盛金科,成为一家金融科技服务公司。

故伎重演,民盛金科股价也一飞冲天。

控制民盛金科,“德御系”在A股拿下了三家上市公司,风头无两。

看到这里,想必大家都有一个疑问:一家名不经传的德御农业,从哪里来的资金,能够在A股兴风作浪?

05

2018年,仅“德御系”的龙跃实业一家,融资的风险敞口高达360亿元,连带山西农信系统出现了百亿元债务“黑洞”。

同样,在资本市场,“德御系”所过之处,虽然刚开始看起来欣欣向荣,最后都是寸草不生。纳斯达克上市的稳盛金融,收割完洋韭菜后,因为未能按时提交财务报告,已经收到了退市警告。

“德御系”控制的第一家上市公司,连年亏损,成了ST北讯,股价只有1.2元,而且已经停牌达半年之久,生死未卜。顾地科技也在体育产业亏损后,股价一路暴跌,目前也只剩下2.68元。仁东控股则在北京国资抛弃之后,出现了连续13个交易日连续跌停。

三家上市公司,被田文军控制,并坐庄操纵之后,终究逃不了暴跌的命运。而那些不知真相的散户们,则成了一起陪葬的韭菜,被割了一茬又一茬。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楼塌了。

田文军的“德御系”,所搞的这些资本运作,都是没有实业支撑的空中楼阁。

建立在炒作股价,股价只能涨不能跌,且不断质押套现,再收购再质押套现的循环中,这种循环过程中集聚了大量的风险。

牵一发而动全身,中间只有一个环节暴雷,则满盘皆输。

像田文军这种富豪,生而只为收割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根本不在乎风险。

 

Copyright 中金期权 All Rights Reserved